<track id="zx7zx"><span id="zx7zx"><rp id="zx7zx"></rp></span></track>
<pre id="zx7zx"><strike id="zx7zx"></strike></pre>

<big id="zx7zx"><strike id="zx7zx"><rp id="zx7zx"></rp></strike></big>

<track id="zx7zx"></track>
展會信息港展會大全

無人駕駛是不是“扯淡”?王傳福、何小鵬、余承東誰是誰非?
來源:互聯網   發布日期:2023-05-22 18:01:55   瀏覽:1008次  

導讀:創業邦(ID:ichuangyebang)原創 作者丨潘磊 編輯丨海腰 題圖丨無人駕駛測試車 無人駕駛都是扯淡,它就是一場皇帝的新裝。 3月底,無人駕駛突然變成了過街老鼠,被定義為虛頭巴腦的忽悠。 這種看法有不少擁躉。 有芯片研發公司創始人表示,不需要真正實現無...

創業邦(ID:ichuangyebang)原創

作者丨潘磊

編輯丨海腰

題圖丨無人駕駛測試車

無人駕駛都是扯淡,它就是一場皇帝的新裝”。

3月底,無人駕駛突然變成了過街老鼠,被定義為“虛頭巴腦的忽悠”。

這種看法有不少擁躉。

有芯片研發公司創始人表示,不需要真正實現無人駕駛,甚至連L3級駕駛輔助功能,在10年后都不會真正實現。

但這種“無人駕駛扯淡論”,也有不少人并不同意。

比如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就在一個PPT中表示無人駕駛并不是“扯淡”。

華為高管余承東認為,(說自動駕駛是扯淡)要么是不了解,要么就是心存故意。“因為自己沒做好(自動駕駛),所以要打擊這個行業”。

現在的問題是自動駕駛到底是一個技術烏托邦,還是一個正在接近實現的愿景?

常識是,如果沒有無人駕駛或者自動駕駛技術,可能就談不上所謂的“智能汽車”。

悖論在于,到目前為止,人類依然沒有搞定這種技術,尚不能在一輛處于行駛狀態的汽車中睡覺或者心無旁騖地喝咖啡。

所以分歧出現了。

無人駕駛是不是“扯淡”?王傳福、何小鵬、余承東誰是誰非?

這是一場革命,還是烏托邦?

任何去過北京亦莊的人,在某一刻可能都會有一種時空穿越的錯覺。

因為當你漫步街頭,時不時會看到一輛車內沒有任何司乘人員的汽車駛過,尤其是在路口轉彎時,這種車往往還會“主動”禮讓穿越馬路的行人。

這會讓很多初次到訪的人頗為驚訝。

但對當地人來說,這種情況早已習以為常對于一個旁觀者來說,也許這才是讓人真正震撼的地方事實上,這里的人正在演繹出一幅未來出行場景。

這種現象不僅僅發生在亦莊。

在上海嘉定、廣州等多個一線城市,以及美國加州的山景城和鳳凰城,都在上演同樣的場景。

與之類似的情況是,在一些自動化程度較高的工廠里,員工也早已對來回穿梭、自主運送貨物的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習以為常。

所以人們的好奇在于普通汽車是否會像馬車那樣,退出歷史舞臺,而“機器司機”成為日常出行工具?

一部分瘋狂的冒險者已經在嘗試這樣做。

無論是中國還是海外的社交媒體平臺上,時不時都會出現一輛汽車在路上行駛,但是駕駛者卻在睡覺的場面。

這些車輛普遍搭載了“輔助駕駛系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幫助用戶實現車道偏離預警、自適應巡航等功能。

但是危險已經出現。

2018年,出行公司Uber的一輛自動駕駛汽車,在美國亞利桑那州Tempe市的街道行駛時,撞倒了一位名叫Elaine Herzberg的行人,后者不幸死亡。

這是全球第一起自動駕駛汽車交通致死案。

調查結果顯示,Uber自動駕駛汽車內的安全員事發時正在收看電視節目《美國之聲》,沒有注意到正在橫穿馬路的行人,導致事故發生。

Uber并沒有因此被提起刑事訴訟,但安全員后來被控過失殺人。

這起事故集中反映了人們對于自動駕駛的恐懼和抵制心理沒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付于一個毫無感情且能力不足的機器。

無人駕駛是不是“扯淡”?王傳福、何小鵬、余承東誰是誰非?

人類有本能,但機器沒有

Uber制造的那起事故表明了一個可怕的事實至少在當下,機器還遠稱不上完美。

這是一個技術問題。

到目前為止,沒有哪個公司或者機構能夠宣布,自己研發的自動駕駛技術可以真正替代人類司機。

沒有人敢打這個包票。

盡管在人類的駕駛行為中,99%的操作都是可預測的,但仍有1%無法被預測。

這個1%的“黑障”階段足以引發致命事故,技術專家稱之為“極端事件(Corner Cases)”。

當然即便是人類司機,也會遇到那1%的突發性小概率事件,但作為一個生物體,“本能”能夠有效地幫助人類應對這種極端情況。

這種“本能”是長期進化的結果,還沒有哪種軟件能夠重現這個過程,并把結果移植到一個機器司機的中央處理器中。

以此作為對照,一輛自動駕駛汽車的核心價值,就在于能否復制人類作為一種碳基生物的本能。

如果無法做到這一點,倉促上路的自動駕駛汽車,無疑將會引發巨大的混亂。

這看上去的確讓人絕望。

因為如果機器也擁有了“本能”,幾乎相當于擁有了自我意識。

這很可怕人類還不知道與一個會思考的機器人如何相處。

所以從技術角度得出“自動駕駛是扯淡”的結論,似乎也能講得通。

倫理難題,導致法律難題

技術不是自動駕駛的唯一問題,更艱難的部分,可能與倫理、法律有關。

一個典型的場景是:一輛自動駕駛汽車正行駛在懸崖道路上,即將撞向另一側對向車道上則開來了一輛滿載乘客的大巴車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做出選擇?

這涉及到一個與道德倫理有關的問題。

事實上,自動駕駛汽車系統軟件程序編寫者的價值觀,決定了這輛車將要撞向哪個方向。

一般而言,程序編寫者可能將會引導自動駕駛規避與大巴的相撞,選擇開向懸崖,以自我犧牲換取多數人的獲救。

在現實生活中,當一個人類司機面對類似場景時,可能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但需要指出的是,人類司機自愿犧牲自我,以保全大家,與未經自己同意機器司機就擅自決定自我犧牲是兩碼事。

還有一點需要注意,那就是自動駕駛汽車軟件代碼的編寫者,其價值觀不一定和乘員相符合沒有兩個人是一模一樣的。

所以對于乘坐在自動駕駛車上的人來說,其倫理和價值觀并不一定與機器的選擇一致。

這能帶來額外的法律問題這起事故到底該由誰來承擔責任?

對于人類司機來說,已經有一套現成的流程來調查事故原因,并做出判斷,同時搞定責任劃分。

比如在迫在眉睫的碰撞中,人的本能往往要求其做出損害最少的選擇無論這種選擇是否會導致事故中另一方的更大損害。

但歸根結底,人類有一整套法律體系來判明是非,并作出判決。

而且事故本身也是難以標準化的程序員不一定能夠從“人類本能”的角度去寫代碼因為其并沒有真正經歷那種生死時刻,只是模擬了那個時刻。

程序編寫者也許不需要承擔法律責任,但卻無法避開倫理責任。

鑒于每一起事故都完全不同,用統一代碼來應對所有與倫理有關的突發時刻,實際上也很難執行。

這也讓程序員陷入一種法律或者倫理困境,其要么構成重大過失,要么會被認為預謀殺人。

自動駕駛由此可能真的進入了死胡同。

這涉及到另一個問題即是不是用戶對于自動駕駛的期待,需要做出一些改變?

機器崛起時代來了?

毋庸置疑,Uber在亞利桑那州的事故不會是自動駕駛汽車的最后一起事故,Elaine Herzberg也不會是最后一個不幸的受害者。

但另一個事實也很清楚即便人們沒有使用自動駕駛汽車,也可能會成為交通事故的當事人。

換句話說,每年都有人死于交通事故,但人們認為這種損害的程度,要低于潛在收益,所以也接受了“零死亡事故”不可能消失的現實。

有資料顯示,2022年在美國有4.6萬人死于交通事故,同比增長了22%,專家認為駕駛員在駕駛過程中分心造成了這一后果,比如一邊開車一邊使用手機。

這反而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即如果自動駕駛汽車能夠讓人類用戶在汽車內無需關注路況,并解放雙手,那么潛在收益將非?捎^。

另外,鑒于大多數事故都是人為引發的,自動駕駛能幫助大幅減少事故。

其中的界限也很清晰對于自動駕駛汽車來說,只要其安全駕駛記錄超過人類駕駛員的平均水平,那它就是有用的。

基于此,自動駕駛汽車不需要必須具備完美的安全記錄才能獲準上路“完美”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

操作層面,只需要算出人類司機發生事故的平均里程數,就能把這個指標量化。

關于倫理問題,也有一個角度可以解決。

在面對一個突發事件時,人類司機事實上通過本能反應以解決“誰可以犧牲掉”的難題,只要讓自動駕駛系統按照潛在的損失大小進行量化比較,就能在不可避免的事故中,做出恰當且最符合人類選擇的決定。

無人駕駛是不是“扯淡”?王傳福、何小鵬、余承東誰是誰非?

這又涉及到了技術機器能復制人類本能嗎?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也許都不能,但現在事情發生了變化機器學習時代來臨了。

通過車載視覺系統在真實行駛中收集的數據,持續訓練與自動駕駛有關的深度學習模型,從而讓其像人類嬰兒一樣,通過感知外界來認識世界,既了解真正的危險,又不斷儲存經驗,從而健康長大成人。

ChatGPT的出現,有可能成為人類進入自動駕駛時代的又一個助推器。

技術正在解決一切問題,包括往往滯后于創新本身的法律問題。

作為未來移動出行的一項具有足夠吸引力的創新發明,自動駕駛描繪了一個更加安全和便利的出行愿景這正是很多初創公司獲得資本青睞的原因。

當然這還是一個未知的世界,有諸多不確定因素。

一方面,從技術和安全角度對自動駕駛提出高標準合乎邏輯,但另一方面,對“零事故”不切實際的期待也可能讓創新裹足不前,從而喪失技術變革帶來的巨大收益。

對于一個商業公司來說,關于這種技術是否“扯淡”的言論談不上對錯,畢竟每個公司情況不同。

但汽車100多年來都沒有發生過革命性變化表明,自動駕駛擁有一個開啟全新維度的機會在這個十字路口,做出任何選擇,其結果都需要時間來判斷對錯。

即便是在最保守的情況下,自動駕駛汽車都是一個新奇的產品創新,具備可觀的市場潛力。

贊助本站

人工智能實驗室
AiLab云推薦
展開
Copyright © 2010-2023 AiLab Team. 人工智能實驗室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公司動態 | 免責聲明 | 隱私條款 | 工作機會 | 展會港 | 站長號